卷硐网
 首页 >>  财经  >> 这家公司怎么了?吃了一周的一字跌停板!解禁+套现双重打击 这
这家公司怎么了?吃了一周的一字跌停板!解禁+套现双重打击 这
2019-10-25 14:53:18
[摘要] 一些市场人士认为,金力永磁之所以录得目前的跌势,主要是由解禁股东的减持套现施压而引起的。换句话说,3个月过后金力永磁的一半市值跌没了。分析人士认为,金力永磁连续5个交易日一字跌停,且未出现放量趋势,跌

上涨很厉害,下跌很厉害。

9月27日,李晶永磁(300748.sz)再次以一字限制收盘,一周内连续五个交易日以一字限制收盘。股票价格从涨停前的6.09元降至3.725元。最新市值为154亿元,比上周五收盘时的261亿元市值少107亿元。

这也意味着在短短的一周内,李晶永磁的市场价值将会超过100亿英镑悄然蒸发。与四个月前股票的大幅上涨相比,可以说上涨也是匆匆忙忙,下跌也是匆匆忙忙。

绘画风格的突然变化

李晶永磁的极限之路始于9月23日,也就是本周初,之后整整一周都被封锁了。

一些市场参与者认为,金利永磁目前下跌的原因主要是解除股东减持和套现禁令的压力。

根据公开信息,李晶永磁于9月20日就首次公开发行前发行的部分股票上市流通发布了提示性公告。公告显示,此次拟增持股份约2.1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1.4975%。此次上市流通的实际股数约为1.8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4.2410%。限制性股票将于2019年9月23日上市。

解除禁令的浪潮已经令市场担忧,解除禁令的股东们迅速拿出了“真正的锤子”来减持股份。根据李晶永磁9月25日的公告,持有6.1438%股份的深圳远志富海计划在3个月内减持不超过1240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

“解禁和对股价的短期压力是a股的常见现象,但像李晶永磁这样的极端情况确实很少见。”一位证券公司的中国记者采访的分析师表示。

在他看来,这一切仍然与金利永磁早期的疯狂炒作有关。如果早期的炒作没有带来巨大的增长,解除股东减持的禁令可能并不太紧迫。以5.39元的发行价计算,即使与37.25元的最新收盘价相比,利润率仍在6倍左右。此外,对于新发行的股东来说,持股成本可能低于每股的发行价格。面对如此巨大的利润率,解除股东减持和套现禁令的势头自然不言而喻。

尽管如此疯狂,却如此堕落。

公开信息显示,金利永磁的主要业务是研发、生产和销售高性能钕铁硼永磁材料和磁性元件。该公司今年上半年的收入为7.8亿元,同比增长26.69%。母亲的净利润为5900万元,同比增长12.88%。母亲的非净利润为5400万元,同比增长22.56%。

虽然这是一个很好的操作数据,但将金利永磁包装为创业板的“明星”股票显然是不够的。

李晶永磁于2018年9月上市。上市之初,它的表现引人注目,但随后又迎来了半年多的整合。股价反转的节点将在2019年5月。

2019年5月20日,二级市场投资者直接将金利永磁拉入董事会。在接下来的9个交易日里,金利永磁也创下了8个交易限额,股价也从20元直线上升至60元。

此次大幅上涨后,李晶永磁受到冲击调整,但股价在6月12日达到74.75元的阶段性高点。根据这一计算,金利永磁的最高市值达到308亿元,仅是最新市值154亿元的两倍。

换句话说,三个月后,金利永磁的市场价值损失了一半。

然而,有多少投资者不知道该公司的股票将在三个月后被提价?

新基金,难免难过

不断下跌的不仅仅是散户投资者,当他们被“sap”打败时,他们会感到难过。机构投资者也“非常受伤”。

根据金利永磁最新的财务报告,即半年度报告数据,金利永磁股东总数为32,519人,与第一季度股东人数相比有显著增加。如果大多数股东在本轮暴跌之前没有离开,这也意味着大约3万名股东已经“窒息”。

值得一提的是,在金利永磁半年度报告的十大优秀股东中,除自然人股东陈世泽、刘玲、鹦哥外,其余七位股东都是新机构股东,包括一个信托计划和六个基金产品。

在六大基金产品中,股票数量最多的是欧洲自由贸易区创业板交易公开指数证券投资基金(EFTA GEM Trading Open Index Securities Investment Fund),共有845,700股,占已发行股票的2.03%。另一种基金产品——华安创业板50交易公开指数证券投资基金(Hua ' an GEM 50 Trading Open Index Securities Investment Fund),拥有大量股份,拥有438,100股,占已发行股份的1.05%。

易方达基金曾“踩雷”保护李莉的损失,而华安基金则“踩雷”吸引了邱慧科技的大量关注。自然,这两个基金在逆境中的共同努力足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

分析师认为,李晶永磁已经连续5个交易日下跌,且没有大成交量的趋势。下降仍有可能继续。该股9月27日盘后交易数据显示,卖出的前五名席位均为经纪业务部门,其中深圳深南中路营业部卖出2559万元,厦门夏河路营业部卖出1389万元,三海通证券厦门展鸿路营业部卖出1250万元。显然,预先炒作的基金仍在逃离。

投资者疯狂的投机导致股价大幅上涨,随后原股东股票大幅下跌,股价严重下跌,导致订单接受者“高度警惕”。这样的例子总是重复出现。我希望投资者能够理性投资。

pk拾